面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面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怒烧寺庙变火海[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57:27 阅读: 来源:面具厂家

旧时,某处有一座寺庙,为白雀寺,僧众过百,香火旺盛,方圆之地皆为白雀寺所辖,每日有许多善男信女,入寺烧香礼拜,捐香油,甚是热闹。

却说寺里有个西院长老,法号空幻,乃是半途出家,俗家姓陈,单名一个祎字,昔时新婚未有半年,却心死意冷,跑来白雀寺削发为僧。

陈祎曾饱读圣人书,功名在身,入释门后,方丈让其背诵经典,不觉间,将那寺中所藏经书,皆铭记下来,佛曰子弟说信手拈来,西院长老圆寂之后,他便成为新任讲经长老,专执西院之事。

一日傍晚,有两名西院小僧,从红尘中做完法事,在山脚下,逢寺里两个佃农王三郑六,将两僧拦住,领至一小树林,里面倒着个伤者,让小僧施救,出家人心慈,便将伤者搀入寺中。

恰被空幻老僧看到,空幻初见该伤者,便有惴惴不安之感,他有些莫名奇妙,自己极少有此感觉,虽是不解,手脚却也不闲着,将伤者领入隔壁空房,又为伤者涂上金创药,灌下姜汤,后回禅房,盘腿诵经。

仍觉别扭,于是在头里,连写三个禅字,方能入定。

一只斗大的蜘蛛,从屋梁吊下。

忽地开口说话,“长老莫慌,我常居寺中,听你讲念三十余年,今日特来相见。”

空幻道,“我傍晚至此,心悸不已,多年未有此象,难不成,是你这妖物乱我禅心?”

蜘蛛道,“长老何出此言,我自虚空来,怎会乱佛心,乱你心者,另有其人,长老你甫一看到那位伤者,才有心悸之感,长老慈悲为怀,清心静思,那手沾血腥之人,自然难逃你的法眼。”

空幻微微一惊,道,“原来如此,那隔壁伤者,却非善类。”

蜘蛛道,“岂止,长老不妨思量一番前尘旧事。”

空幻心中一痛,三十年前的旧案,忽地涌上心头。

那时,失父丧母寒窗苦读的陈祎刚刚成亲,新娘是青梅竹马的表妹,两人如漆似胶,男才女貌,羡煞众人眼,好景不长,陈祎进京会试,发榜之后,得了贡士,喜孜孜归家传捷报,推门入内,不见妻子。

呼唤数声,没有人应,陈祎忽生惧感,朝院中那颗树看去,亭亭如盖,但见有一张硕大的蜘蛛网,一只蜘蛛悬在丝上,垂下,上升,又复垂下。

陈祎在树下挖土,近三尺时,瞧见一片碎丝,再小心挖去,不由得气血翻滚,按压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那土里埋的,正是妻子。

陈祎撕碎捷报,心如刀绞,报官检验后,在妻子口中,发现了半片耳朵,当是与贼人相抗时留下。

然至次年年尾,也没有甚么线索,陈祎心如死灰,遁入白雀寺这方寸之地,乞求收留,方丈犹豫片刻,欲言又止,还是将陈祎剃度,法号空幻。

一晃多年,空幻已成西院长老。

百岁蜘蛛,常年听老僧念经,怒烧寺庙变火海

收笼思绪,空幻老僧睁开眼,檀香燃尽,发现自己竟是老泪纵横,抹了把脸,忽然想到隔壁这伤者,正是缺了半边耳朵,心里一颤,推门入内。

那只大蜘蛛,几步爬到桌案上。

伤者满脸皱纹,警惕地看着空幻。

空幻老僧死死盯着这人,不放过他脸上丝微表情,而后,一字字问道,“这位施主,我忽地想到一事,不知三十年前,你可曾去过南柳镇,可曾害过一个妇人性命,这耳朵又是否因此而伤?”

伤者一楞,猛然起身,将空幻推到地上,夺门而逃。

空幻惨笑道,“这便是了。”

却见那个蜘蛛说道,“长老,莫让恶人逃去,我替您将它除去?”

空幻似乎点了点头,又似乎没有点头。

蜘蛛甚为迅疾,吐出长丝,将十丈开外的那人缚住,然后,往后一收,又将该人拉回房里。

空幻老僧两眼爆寒,蜘蛛会意,将两条前腿插入伤者胸膛。

伤者大叫,闻声而来的几个年轻和尚,看得瞠目结舌。

但见空幻双手握着剪刀,刀身没入伤者心口,血流一地。

有胆小的,哪见过这个,奔走相告,西院长老杀人了,西院长老将人杀了。

尽管空幻老僧解释,这伤者乃是一只蜘蛛所杀,但无人相信,佛门之地,岂有妖孽作祟?何况众人都看到他握着剪刀,将伤者杀死。

早年给其剃度的方丈早已圆寂,现任方丈站在佛像前,面沉似水,冷眼瞧了瞧空幻,缓缓道,“空幻长老,你虽讲释布经,佛说之言,却只在你口中,虽能背诵,却未铭记于心,饶是该人是个恶徒,亦由官府裁决,你犯了杀戒,本寺也不能留你了。”

旁边有僧求情,说空幻长老虽犯杀戒,但从这人身上搜出的信件来看,决非善类,况且,这些日子正是刺史设坛邀请长老讲经之时,整个白雀寺,无人如空幻长老这般通经,若此时将他逐出寺,恐怕得罪了刺史大人,也惹香客善人们笑话。

方丈踟躇半晌,叹口气道,“将死者火化,传言下去,不得透露风声,就说伤者不治身亡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其后,空幻讲经三日,虽舌灿如莲,却心不在焉。归来后,独居寺后一草堂,闭门思过。

那只蜘蛛又来了。

空幻叹道,“你这妖物,害苦我也。”

蜘蛛道,“长老此言差矣,我观长老心生杀机,而力不足,特帮长老一把,了此心愿而已,何来害与被害?”

空幻半晌不语,又问道,“你却为何不在众人眼前现身?白雀寺内,尽道我是疯僧狂僧,不肯相信我的只言片语。”

蜘蛛道,“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的。”

百岁蜘蛛,常年听老僧念经,怒烧寺庙变火海

半个月后,却有一沙弥跑来,给空幻报信,说大殿来了一群马贼,将整个白雀寺围住,首领自称是前几日死在寺里的伤者儿子,要方丈交出空幻。透露风声的,乃是寺里佃户王三郑六,他们得了马贼的好处,领着来的。

空幻道,我去会会这些马贼。

小沙弥道,“长老不可,那马贼一个个凶神恶煞,手里执刀,您这一去,必然被其所害,我偷听到有两个小领首说话,说这只是借口罢了,目的是趁机洗劫白雀寺,传将出去,也不丢人,白雀寺捐者甚多,佛像皆披金衣,定是撩了他们贼人的眼,您还是快快逃命去吧。”

空幻道,“数日前,心愿已了,我岂能以一人苟活,害了众人,”忽地盯着小沙弥道,“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你,那贼人首领所说,你怎么能偷听得到?整个寺院被包围,你又怎会逃得出来通风报信?”

小沙弥身形一缩,化为一物,正是那只蜘蛛。

空幻皱眉道,“又是你个妖物?”

蜘蛛道,“空幻长老,我乃这座寺庙精气所化,最喜听你唱经,虽为妖类,渐而却有佛心,这寺庙之中,众僧之念,我皆悉数尽知,观整个寺院,却是狠毒之僧过半,口是心非,身在寺院,心却在浊世,哪是佛门弟子,不过赖佛吃穿、赖佛作恶罢了。”

空幻闭口不语,一脸悲哀。

蜘蛛又道,“空幻长老,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只蜘蛛,我私下与他们皆见过面,一一试探,你那日受冤,他们心里明白,却又不说出来,却又做道貌岸然之状,今番马贼袭来,正是你离开白雀寺之时,莫要耽搁片刻,去吧,佛祖已应我之愿了。”

空幻双手合什,道一声“阿弥陀佛,”忽觉疾风扑面,身轻若羽,竟然被吹下了山。

与此同时,“剥”的一声,那白雀寺燃起熊熊大火,恰如火宅,有些僧俗,腿脚却似生了根,移动不了半分,被烧成灰烬,逃出生天者,不过一半。

空幻老僧,此后再也未见过蜘蛛。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