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面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为不是家五年华为员工的离职心酸

发布时间:2020-02-11 01:01:05 阅读: 来源:面具厂家

上个星期五 ,晚上有一个春节前的最后一次业务版本升级同时做数据库的重启和切换演练,不是很顺利,

一直搞到第二天凌晨的4点多,回到家草草的睡了,醒来时已经10点多了,,翻出几本关于java开发和oracle管理的书,还有有一本PMP管理的书,想2008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2009年我应该挤出时间多看看书,给自己充充电。由于春节的原因,本月的最后一个周六,改到了今天,所以还要上班,简单的骗了一下肚子,带上新重新找出来的书,赶去局里。

路上,接到一个同事电话,是我的高级督导,电话里说,末尾淘汰指标已经下来了,你在名单上,不过产品经理还在争取。

告诉我心里先有个准备,其他的也要先准备一下,春节前就会定。到了局里,感觉还是晕晕的,也许是我敏感,发现其他同事看我的眼神都已经变了,我也没有心思工作,把书放在桌上,一霎那间,体会到了那些跳楼的、走上不归路同事的心情了。我又穿上衣服,悄悄的又出去了。北方的腊月寒风凛冽刺骨,我却全然感觉不到,漫无目的的游荡。

03年毕业于本地的一所二流高校,专业是计算机。大四下学期开始在本校老师开办的一家软件公司实习,主要是使用PB开发电力MIS系统。实习期间没有工资,毕业后只有1000元。03年正赶上IT冬天,又有非典。也就蜗在校办企业了。

03年7月毕业,10月份父亲不幸检查出罹患肺癌,晚期,期间真的感觉天都塌了一样,作为家里的独子,家庭的重担突然就压在我身上了。1000元的收入已经不能支撑家庭的支出,于是开始做跳槽的打算。

04年4月,同学介绍应聘华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叫做山东华为。华为公司我毕业时就投过简历,但没有给我面试的机会。后来了解到山东华为是公司压缩成本的产物,原本计划将简单更换单板等重复性操作分包给山东华为员工去处理,所以人员要求相对很低,和我同期入职的还要很多专科生、自考生。虽然作为二等华为员工。隐隐有些自卑和不平衡但收入达到2000元,并且公司缴纳三险一金。

在去公司培训之前,我买了两本当时比较流行介绍公司的书《华为真相》,《走出华为》给病重的父亲阅读父亲喘息的和我说,“华为公司是一个有前途的公司,你要好好干!”并要求我深刻理解那个新员工刚入职,就向老板进言万言说,指导公司的发展方向,被老板批复,如果是精神病请送精神病院,如果不是,建议辞退的例子。于是“闷头苦干”是我暗暗下的决心。

我在华为公司从事的工作是技术支持,从事的产品主要是软件产品。目前国内的软件行业及其混乱,公司服务的宗旨又是“客户满意”,所以我们产品线的同事大多异常艰苦。同事有句戏言:“朝九晚九”是我们的梦想,这样的梦想也都很难实现,但我狠狠的咬紧牙,坚持、坚持。期间父亲做过两次大手术,病情并没有任何好转,生命渐渐消逝的父亲,颤抖着跟我说:“对你就一个要求,把工作做好!”这是父亲最后和我说的话,翌日父亲就永远离开了他24岁的儿子。

从此父亲、工作、华为。这三个名词就永远溶化在一起。父亲出殡后的第二天我变上班了,用户和产品经理都很惊讶。也许只有华为让人窒息的工作才可让我短暂忘记失去父亲的悲伤。

我在华为负责的第一个产品,是网通的“综合结算系统”,是网通建设大BOSS系统的一个子系统,相比较“融合计费”等其他boss系统来说,结算系统要小很多,只有两台P670小型机,一套10TEMC存储。再有就是我司的应用程序和oracle了,工程前期陷入到网通公司无休止的会议,刚入职的我还很不适应,会议上发言竟然直哆嗦。

项目正式开始的时候,研发到现场开局,我给研发打打下手,后来可以分担研发绝大多数的工作了。当第一个地市的业务割接后,我就可以独立维护结算系统了。这个过程中很辛苦,但我也很快乐。那时的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其他的负担,只是一门心思的想多学点东西,想把工作做好。当时的办事处主任是工号800左右的元老,基本也不控制办事处交通费用,我机会每天晚上都要在局里待到10点左右,然后打车回家,到家睡一觉后再打车上班,开始新的一天。这个项目是公司的新产品,没有合作方资源,都是公司自建的。建设过程中比较辛苦,但上线后一直很稳定,运行了将近5年的时间,几乎没出过什么故障。这在华为公司的产品中,也算是个奇迹吧。

做完结算,办事处产品经理安排我做维护地市客服系统,那时办事处没有做客服的人员,项目和系统全部在合作单位的手上,并且全省都已经割接上线,等待初验。(但这一等就等了3年,当然这是后话)我第一次被领导派去处理客服系统故障的时候,甚至连客服系统长的啥样都不知道。好在地市的维护人员是个强人,自己全搞定了,不过我连切换器都不会使用,还是被大大的鄙视了一次。

网通的客服系统建设是每个地市有一套平台,和排队机。数据库省公司集中。这个说集中不集中,说分散不分散的组网模式,简直折磨死人。

说一个例子吧。某地市114平台出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每天早上8点和晚上5点左右,大量坐席同时退出。我去现场处理观察了一下,打开一个坐席,常ping一个iuas服务器地址。现象果然很准时的出现,同时网络有瞬断情况。就把问题简单定位了,并向114维护部门主任汇报了。主任看不是我们平台的问题,也就没有再关注。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当地的人大主任拨打114,恰巧网络故障,导致坐席退出。旋即人大主任找到市长,说你看114这个怎么搞的。市长说114不是政府搞的是网通搞的。于是人大主任建议政府,取消网通114的经营权,不如让政府承办了吧。然后政府就给当地网通老总打了一个电话,说你们114要是办不好,就别搞了吧。这下可把网通吓坏了,又把我找到现场,发现还是网络的原因。于是找到当地的服务经理。又找数通产品的工程师,数通的哥们一看确实是瞬断的现象,并且瞬断的时候同时114出现故障,可以判断不是业软产品的故障了。数通的哥们于是开始对全网设备进行检查,没有发现问题。我提供了只有上下班时间,出现问题。并且周六周日不会出现问题。是不是可以根据这个现象进行分析,但还是没有什么结论。晚上召开办事处主任参与的电话会议,紧急协调北京的研发来现场支持。研发甫到现场,服务经理就给研发说,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是市政府直接投诉过来的问题。没想到研发的兄弟,一脸镇静,说:不怕,我在阿塞拜疆的时候,经常接到总统打来的投诉电话。

事情终于查清了,原来在华为的一个高端路由器下,后有一个思科的小交换机,这个小交换机呆着十多台办公电脑,但此交换机的一个参数配置错误,导致当有电脑重新启动时,这个交换机要重新设置网络结构,导致全网中断。幸亏这个是思科的问题,因为小区经理已经表态了,数通的几个高端路由器是网通的重点项目,如果一旦查明是数通的设备问题,要求我们114来背黑锅。这下皆大欢喜了。这个事故的最终结果很好,并且不是114的问题,也不是华为的问题。但这期间我们经历将近10个不眠之夜,每天上午保证系统,配合数通的兄弟测试。晚上开电话会议,这也是我第一次参与处理跨产品线的故障问题。还是很长经验和知识的。

很短的时间内,全省的所有地市都跑了一遍。以前合作单位的兄弟对地市的维护人员有些忽视,我每次去地市处理故障,都有意识的和客户聊聊天,有的个别客户还是很想学习技术的,我就每次多和他多谈谈技术,当然大多数客户对技术毫无兴趣,只知道有问题找华为,并且把我的名字和电话写在纸上,挂在墙上。和他们我就和他们聊聊天,好在我也属于善于聊天的人。

有位噩梦级的大姐,800回访一律是3分,每次给我打分也都是5份。虽然有些问题处理过程,根本不是令人满意的标准。也许是我常在地市出差的原因吧,网通新建的112系统,也划归我负责。我最终被主管圈定为淘汰的人员,就是112这个项目吧。112即是网通固定电话障碍报修电话,现在已经整合到10060下的一个分支了。但还保留了112名称。整个系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业务受理部分,一部分是测试部分。业务受理就是一个工作流系统。web应用加oracle。测试部分比较复杂。涉及的环节多,厂家多。例如涉及若干程控交换机厂家,dslam厂家,和boss厂家。同时要和客户的设备、维护、网管、支撑、各分局等多个部门同时打交道。做过112这个项目后最深的感触有两条,112这个系统和运营商的管理水平强相关。第二,一个项目的成功与否。产品本身的功能性能情况和项目运作管理都是同等重要的。

以前我单纯的只做技术工作,对非技术工作,潜意识都有些蔑视。认为是“虚”的东西。经历过112项目,对那些“项目经理”都是真心的佩服。112项目的前期我还负责地市客服系统的维护,对于112系统只是办事处的一个接口人,并且产品经理说过“你先别管,有合作方呢”。

但到项目后期,工程存在很多技术问题,这时产品经理又来质问我,这些问题怎么都解决不了,并且给我立下3个月内不掌握全部112技术就下岗的军令状。后来我通过努力,几乎都是吃住在机房,终于打通了技术障碍。但又出现了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网通的一个高层要求统计112测试的障碍成功率,这个对于我来说,是噩梦了,因为112测试系统的测试结果对查修只是一个参考值,影响测试的因素真是太多了。但这个问题提出的层面特别高,经常直接给代表打电话。网通具体负责部门也有很大压力。经常把产品经理叫过来训斥一顿,并且多次和产品经理投诉要换掉我。产品经理召集了6名合作方的员工,再一次对全网设备进行地毯式检查整改。共历时3个多余,解决了很多问题,但发现的更多问题解决不了,或根本是网通的原因。

那个阶段,不到28岁的我头发,头发白了一大片,晚上睡觉说梦话的时候,都是在说设备的事情。在一个只强调结果的公司里,没有人关心你这些过程,大家重视的只是结果。结果怎么样?结果不好,你就是狗屎。

在这种重压下,我想出了一个极端的方法,改报表。我把这个想法和对口的网通技术人员通了一下气儿,他的回答是,这事你别和我说。说了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在你的报表工具里取报表,取来的是什么样,我就向领导汇报什么样。得到这样的答复,我心里有了底,又和产品经理沟通,产品经理的回答是:你改吧。于是天就晴了,3个多月的暴风骤雨,在短短10分钟之后天就晴了,简单的让人无法相信。不久后,历时3年多的项目初验了。项目初验后,软件公司成立了,由于112测试部分是纯硬件的产品,而且和程控交换机、dslam联系更紧密一些,所以划给了接入网产品线,这期间接入网产品经理也找我谈过,希望我个人也能随着产品划过去,但业软的产品经理找我多次谈话,并且和我描绘软件公司的美好前景。所以我也就留在了业软,万万没想到软件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辞退我。这也是我对我五年的老领导最怨恨的地方。如果当初对我就不满意,为什么不痛快点,给我送到接入网?

现在我的心情已经从刚开始的,彷徨伤心、逐渐新平气和了。领导辞退我,肯定有他的原因,现在还没我沟通,我自己反思,主要有一下一些原因吧。

1、我个人在现网工作的时候,太随意了,不太愿意走公司的审批流程。总觉得是负担,如果没搞出事故也就算了,但偶尔也搞出过麻烦。

2、112项目期间,我给领导惹了太多麻烦,用户无休止的投诉我,那时工程正忙,现在已经初验,测试产品又转到接入网,该是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3、定制团队的成立,很多系统的业务问题,已经转到研发去处理,包括业务版本的升级都已经转给定制去完成了。

4、很多事情不喜欢和领导汇报,总觉得要“静水潜流”。奉劝大家,无论做出什么成绩,都要在领导面前宣传,静水潜流的,都会被干掉。

今天一个负责移动区域的同事给我打电话,说产品经理找他谈话了,春节后让他负责网通的工作。他还向我抱怨,又给他增加了任务,其实我心里知道,领导是安排他替代我。

今天是1月23日,或许明天领导就会找我谈话,或者仁慈一些,年后再正式通知我,但我冥冥的感觉,今天是我在华为工作的最后一天了。在公司做了近五年的时间,共签了四份合同。虽然公司是业界的航母,但我只感觉自己像一片在海上漂浮枯叶。没有安全感,没有方向。父亲过世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她的身体也不好了。我自己也长时间处在亚健康状况,也没时间陪自己的家人,妻子说,新的一年想生小孩儿。2008年,6月我结婚了,周六办的婚礼,周一就上班了。我想我在华为还是很努力了,也许今天就是我在华为最后的一天,我重新检查了一下我维护的设备,查一下oracle的表空间是否够用,看看日志是否有异常,看看windows的机器是否已经打了补丁,病毒库是否是最新……

别了,华为。

注册公司商标

注册公司资料

筹划税务报告

相关阅读